晉城原創音樂聯盟

              聽這首歌的時候我想殺人

              黑藍2021-09-20 15:08:30




              在豐哲家的一個晚上


              豐哲彈琴的時候不說話,我也不說。他把牛仔服往沙發上一扔,吉他支在腿上。我們頭頂的白燈帶著溫度,打在自來卷的頭發上,因為鼻子太大,鼻骨上的高光讓豐哲像是瓷做的。我拿起桌上的煙,輕輕點燃,感受著煙霧在口腔里徘徊。

              一曲終了,豐哲才把手上夾的煙屁股嘬一口。他轉個音,又繼續彈。幾個練手小段后,我呼吸都不勻了。在豐哲問我下首想聽什么時,我立刻想起他前幾夜經常彈的那個日本大師,但名字想不起來。豐哲用手抹把臉,說大師叫岸部真明。

              但豐哲沒彈岸部真明,他說還不到時候。他從日本到了法國,彈起了憂郁的皮埃爾·本蘇三。

              音樂一起,我倆又陷入沉默。我灌口啤酒,煙重新燃燒起來。豐哲歪著頭,手指摩擦琴弦。他好像成了印度人,頭發蹭蹭地長,燈都暗了一些。我在琴聲中看了會兒腳邊上汩汩的加濕器,濃濃水霧讓我眼睛發潮,腦海里浮現出我來豐哲家路上的情景——我從地鐵站里出來,寬闊的十字路口荒涼無人。紅綠燈下的自行車店敞著門,小西天的大牌樓底下走過幾個剛從電影資料館出來的姑娘,她們嘀咕著,盯著正走向小超市的我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路上,我在影影綽綽的幾條街上穿梭。豐哲住的地方在幾條街交叉的一個盲點上。那個小區門口右手邊有個古樸的小賣部,我一經過就頭皮發麻,總覺得應該出過命案。

              小區里野貓成群。汽車停得好像麻將牌,我繞過這些,還得再上七十多級臺階,才能真正走進豐哲家的單元樓里。綠色的電梯好像深水里的潛水艇,一動起來,就有遙遠地方傳來重型機械運轉的聲音。每次在這電梯里,我都看著那些寫在墻上的小廣告發呆,用它們來給自己“這是現實世界”的明確暗示。

              琴聲激蕩了一下。豐哲利用顫音的時間,抓緊喝口酒。酒咽下去,他摸下鼻子,手指又黏在吉他上。屋里煙霧裊裊,一團云籠罩著天花板。我想著走到豐哲家門前時,經過的那條充滿土味的甬道,視線從紅色沙發移到掉漆的衣柜,又回到凳子上擺著的幾塊鴨脖子,最后落腳在床頭。我偷偷把手插進床上的被子,然后又掏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隨著最后一個尾音,豐哲點點頭,本蘇三結束了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就是三哥。”

              說完,豐哲抓煙。我感受到了樂曲最后,大片葉子扇動的熱風。此刻感受這個,真如同半夜睡在植物園。我消化著感受,豐哲已經背過身子,抱著吉他又來了金海心。《那么驕傲》的旋律一起,我這心一緊啊。這曲子等于我的前女友。

              在學校黃昏的霞光照進教室之前,我果斷叫停了豐哲。他手一擺,《藍色大門》又過來了。這次我趕在東直門的藍色潮氣侵襲到雙腿時,把燈關掉了。豐哲拍開燈,我掛在他門后的幾條爛內褲搖搖晃晃。

              我去了下廁所,尿到一半又想大便。蹲下后,手機屏幕上沒什么新鮮事。廁所排風我忘了開,我相信豐哲上廁所應該在幾個小時以后。這廁所里的味道很像老式澡堂,進去就想把熱毛巾蓋在鼻子上使勁吸。早上,廁所又會變成另外一個樣子。水龍頭出的冷水貼著頭皮滾下去,沖半天頭發也不濕。我對著馬桶放了幾個屁,什么也沒有,只能擦屁股。我聽到豐哲屋里有號聲,一排鳥飛。他好像買了個號,想如迪茲·吉萊斯皮般鼓起雙腮。這號一拿起來,就讓人眩暈。吹得眼前發黑,一口氣就把地板吹到了腦袋瓜上。

              回屋,豐哲把號已經藏了起來。我看到吹號的口水滴在他褲子上。

              我干脆又讓豐哲用牙給我開了兩瓶酒。他吃著鴨脖拍了幾下吉他,我把雜志倒著翻了一圈兒,他還沒拍完。窗戶外面的黑已經濃到發稠了,整個小區都陷入到絕對靜寂里。我扭著身子把窗戶打開,伸手探出去。豐哲這下不拍了,他看到我在夜里攪動空氣,涼意如雨,終于讓他把岸部真明彈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眼前豁然開朗。山腳下的竹林里,小佛像幾步一個。我踩石階走,溪水化成海浪,天藍得讓人想死。這沙灘上依次躺著我小學三年級的楊老師,她拿紗巾裹著臉;20歲的我媽,啐得滿沙灘都是瓜子皮;鄰居的小雷哥,拿著磁帶往沙坑里埋。遠處李研池手里竟握著四瓶可樂,短褲馬上就要掉了。他后面竹林聳動起來,大批的姑娘站在那里等著往外蹦。

              豐哲把岸部真明彈得越來越亮。我感覺心旌搖蕩,鐵籠子用手一摸就軟掉了。在黃金沙灘上,我總算從小木屋里拽出了電鋸,都長銹了。我跑到20歲的媽身后,快速把她切成四個部分,快得都沒流血。其中一個部分,我硬塞進遞給我可樂的李研池的褲襠,血都抹在他嘴里。抹得上火,我拿電鋸砸起來。小雷哥和小學楊老師用慢動作緩緩走開,我在沙子里跋涉,追上了楊老師。她屁股又大又白。我接住竹林里姑娘們扔過來且削好的竹段,想著肉和竹哪個先進,還是一上一下。豐哲琴停了。

              我從沙灘上瞬間回神,膝蓋上的沙粒都沒拍,屋子里的啤酒瓶就倒了一個。我長出口氣,憤恨地看著豐哲。他拍拍吉他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就是岸部真明。”


              亢蒙·相關好作品

              (點擊藍色字閱讀)

              從小學起,我就面臨著最基本的暴力問題

              我不能注意力太集中地,坐在你身旁

              電影:恨你的人,不會顯出敵意

              電影:該出手時就,先不出手

              電影:恐怖只需45秒



              亢蒙,每天五點起床的上班族,電影媒體從業者。




              heilanwenxue

              老鷹翅膀兩邊的羽毛是不對稱的

              投稿請發至heilan@163.com

              加微信好友 heilan8 了解更多黑藍動態

              三级床上长片完整版录像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飞度网